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!
申请入会 文学志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学馆 > 散文 >

父亲的那扇窗

外围体育投注app 发表时间:2019-07-01 10:02 内容来源:投稿 作者:张素明

 
        人常说“妈在家在,妈没了家没了。”从父亲娶了继母后,不知为什么,我一下就把回家这个词改成了到父亲家去,这话说的现在想来意思还是一个意思却生分了许多。
        那时候父亲和继母住在小西门的一套单元楼二层,有一扇窗户朝路的一侧。算算父亲和继母结婚也已十几年,感情也是很好,但父亲却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这扇窗户的屋里,而且不时地走到窗前不是极目远眺,便是楼下观望,继母时常笑话父亲,“这老汉一天不知窗户跟前瞭啥哩。”
        父亲的身体到80岁时都还是十分健朗的,除了小脑有些萎缩外,几乎连个头疼脑热的毛病都没有。
        一天我去看望父亲,打好自行车,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了一眼,竟看到父亲就在那扇窗前,白色而稀疏的头发,脸紧贴着窗户玻璃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虽老但还是很有精气神,略带点鹰钩的鼻子由于靠玻璃太近,都挤压成一块肉球。父亲的眼睛极力地往下望,当他看到我的时候,立马把手贴到窗户处,向我召唤,嘴巴也笑了起来,于是整个脸庞便绽放出了笑容。就那么和父亲对视着,我边往楼道门口走边看着窗后的父亲。一上了楼梯,就看到父亲站在门口处,让我赶紧进家。从此后,无论我什么时候到父亲家,都一定会抬头看一下父亲的那扇窗,几乎没有失望,几乎每次我都能看到父亲的脸。我有时会问,“爸,你怎么能那么准确地知道我就是今天就是那个时段过来看您呢?”父亲不答,只是微笑。继母说:“父子连心,你爸就能感觉的你要来了。”一股亲亲的暖流即可灌注了我的全身,让我真有一种想要拥抱一下父亲的欲望,但又不好意思,把抓着父亲手的手,用力攥了两下,父亲回应一般也攥两下。相视一笑,满眼泪水。我现在真的抱怨中国人的感情表达实在是太含蓄了!
        就是我和父亲坐在一起,父亲还是不时地到窗户跟前看看,然后再问我:“车子锁好了吗?”我说:“锁好了。”父亲说:“锁好就好,现在贼多,甭把车子丢了。”一会儿他又走到窗前看看,问我:“你媳妇咋没过来。”我说:“她这几天忙,顾不上。”父亲就说:“她那身体也不太好,甭太忙了。注意休息。”我说:“行,我安顿她哇。”父亲便放心了一样,坐下来和我或是喝酒或是聊天。一会儿父亲又走到窗前,然后回头问我:“恬恬咋没过来?”我说:“她上学着哩。”父亲仿佛明白了一般又回到原来的坐处。“恬恬上学那么远,老跟家联系不?”我说:“联系。”父亲说:“运城是个苦地方,给孩子多照顾照顾。”我点头。父亲过会儿又说:“你到窗户跟前看看车子还在不在,现在贼多。”我装模作样地到窗前看一眼,大声跟父亲说:“没事,车子在呢,咱们安心吃饭哇。”父亲便满意了,又督促我多吃点儿,多吃点儿。
        父亲85岁时候身体还很健康,能吃能睡,也不用别人多少照顾,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,时常跟前的人都不能辨识清楚,但走到窗前向外张望的习惯仍然没有改变。而且他的耳朵奇灵,只要是我一进楼道,父亲马上就能判断出我来了,然后急急忙忙地去开门,嘴里还不时地说:“素明来了,素明来了。”继母不只一次跟我说:“你爸爸真也是日怪呢,老年痴呆的谁也认不得了,唯有你一过来,刚上楼梯就知道你来了。”我就用继母常说的那句话说:“你老不是老说父子连心吗,我爸凭第六感觉就知道我来了。”然后我们就笑,父亲不知道是不是也听懂了我们说的,也跟着笑。
         2013年腊月十一,父亲早早起来,让继母煮面条吃,继母还像原来一样准备煮两碗,父亲说多煮上半碗哇,继母奇怪,父亲说:“老张家的人一要多吃饭就要死了。”继母极是不爽,抱怨到:“你这老头子一天不知道想说个啥。”父亲笑了笑不做声。吃饭时果然就多吃了半碗。饭后休息了多半小时,父亲到洗手间解了大小便。出来后已是早晨八点多钟,父亲又对继母说:“你把给我准备的那些内衣拿出来哇,我要穿上。”继母看了看父亲,也没有拗着他,取出来,父亲自己穿上,坐在沙发上便睡去了,再没有醒来,殁的这一天距父亲90岁生日正月十一这一天整整一个月。
        父亲走了,许多与父亲有关的事渐渐淡忘,然而那扇窗,却在我的心灵深处益发放大,并定格于脑海。而且让我形成一种看视窗户的习惯。城市在快速发展楼宇越来越显豪华,窗户自然要与其匹配,各色断桥铝,电泳铝的窗户早已取代了昔日的钢窗。窗户内各家的生活也不尽相同,但我却再也看不到父亲的那张窗后的脸,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还有略带鹰钩被挤成肉球一般的鼻子了。这让我不由得问自己,父亲在窗前究竟是看什么?昨晚梦到父亲,梦中的父亲依然在窗户处看望,我恍然大悟,父亲那是对儿的牵挂,那是对人世间一切美好的留恋。想父亲一生为官,从来不存害人之心,能帮人时则帮人,不能帮人,也会好言相慰。对于名利官场,父亲虽身在其中,却也力避沉沦。大同人老说那样一句话,“人修个好死,也不容易。”父亲看来是修上了。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孟子的那段哲言:“存乎人者,莫良于眸子。眸子不能掩其恶。胸中正,则眸子瞭焉。”
        无怪乎,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!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biao588.com/a/20190701/22695.html

(责任编辑:陈慧文)

作者申明:我谨保证,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"中国报告文学网"网站发表此作品,同意"中国报告文学网"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"中国报告文学网"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"中国报告文学网"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本站申明: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,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!

上一篇:故乡的这片湖

下一篇:没有了

热点资讯

评论区

特别推荐

最近更新 当月热门

图文结合

精彩推荐

精彩推荐

| 中国报告文学网 | | | |

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合作伙伴 | 招聘信息 | 业务合作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本网站长信箱:zgbgwx@126.com 征文信箱:zgbgwxzw@126.com 投稿信箱:zgbgwxtg@126.com

外围体育投注appCopyright(c) 2008 biao588.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

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

监督电话:400-618-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: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!